• 深圳城中村村长卷走开发商4亿 被国际刑警通缉
  • 发布时间:2016-06-22 16:10 | 来源:利川新闻网 | 浏览:197 次
  • 深圳城中村村长卷走开发商4亿 被国际刑警通缉

    原标题:被国际刑警通缉田心村长干了啥?

    深圳市田心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即原深圳罗湖区田心村村长)梁泽宁,于去年9月26日失联,怀疑已经潜逃出境。梁泽宁涉嫌以合作旧改为名,诈骗深圳十多家开发商超4亿资金,目前正被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罪与合同诈骗罪展开调查。当地街道办证实,国际刑警在今年3月19日已发出红色通缉令。不过南都记者未能在国际刑警组织官网查到这一通缉令。

    突然出逃掌控田心村长达20年梁泽宁两个女儿均在境外,为其举家逃跑创造了便利条件。除此之外,梁泽宁在内地的资产也已变卖,只剩下村内与多名兄弟共同持有的自建住房。

    梁泽宁系1965年5月出生,田心村本地人,现年51岁。田心村位于罗湖区笋岗街道办辖区的宝岗路,正是深圳市关于启动笋岗-清水河片区大改造的核心地段,田心公司为村集体股份公司,目前该村有股民不足300人,算上嫁入田心村的外来人员,全村有400多人。

    梁于1996年便担任村集体股份公司董事长,即为传统意义上的村长。到2015年9月失联,他掌握田心村长达20年。

    根据村民的介绍,近年来村股份公司一方面依靠变卖返还地,另一方面主要依靠与开发商在村内合作建商品房(包括庆云花园、田心大厦、时尚新居、虹桥星座等楼盘),从中收取利益。同时村股份公司持有4万多平方米的商住物业,物业出租也有部分收入。

    一些村民表示,梁长期担任董事长,还曾是深圳市人大代表,在村内有说一不二的权威。该村自建房均控制在6层以下,而没有像原关外一些地方一样超高层违建层出不穷,与其个人的权威分不开。

    近些年来,村民也都照常分红,梁逃跑前近十年每个村民每年的分红稳定在1.9万元左右。

    权威信源称,梁泽宁曾在2004年遭到过举报,后被查实挪用公司款项几百万元,不过其在受到调查之后,将款项予以退回,最终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置,而仅遭到党纪处分。“只是没有再当支书,还一直是董事长。”一名村民表示。

    知情的村民称,梁非常好赌,有长期在澳门赌博的经历,在澳门赌场更是小有名气。“他的老婆曾在村里公开说,和女儿一起乘坐过澳门某赌王的私家直升飞机。”一名村民称。

    梁的突然出逃,让村民倍感突然。村民告诉南都记者,去年9月26日前,有数名身份不明男子连续多日到公司找梁泽宁。当时这些人只说是找老板,对其问话一言不发,他们推断有可能是前来要债的。连续多日寻人不获之后,这伙人用锁链将公司7楼的门锁住。

    公司7楼是财务室与董事长办公室。当地村民表示,见董事长办公室被陌生人锁住,股份公司其他工作人员才向上汇报,最终发现他已经失联,妻子也不见踪影。

    多名村民告诉南都记者,同年10月、11月,股份公司曾召开会议,通报了有关情况。有公司董事向村民证实说,梁泽宁曾给他打回过两个电话,索要笋岗街道办相关领导的电话,称会跟领导有个交代。“当时这名董事曾问他,会不会回来,他不置可否,说有可能会回来处理事情。”一名村民表示。

    根据梁泽宁当时使用的电话来看,区号显示为新加坡,村民由此推断其早已经潜逃境外。

    据村民介绍,梁泽宁有两个女儿,一个在英国留学后在香港工作,一个则在新加坡留学后留在了当地,两人均在境外,为其举家逃跑创造了便利条件。除此之外,梁泽宁在内地的资产也已变卖,只剩下村内与多名兄弟共同持有的自建住房。

    待梁出逃之后,与梁关系密切的财务人员坦承公司账外有账,由其代表公司名义向罗湖警方报案。

    罗湖警方在2015年11月11日以梁泽宁涉嫌挪用资金予以立案侦查。同年12月18日,经罗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罗湖区公安分局以梁泽宁涉嫌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执行逮捕,并展开了网络追逃。罗湖区笋岗街道办则证实称,国际刑警已经于2016年3月19日发出红色通缉令。

    旧改诱饵骗取开发商超过4亿元村民认为,梁泽宁实施的正是两头骗,一方面骗村民旧改要启动,另一方面则是骗开发商田心村会选择与其合作。

    权威的信源证实称,在出逃之前的一年,梁泽宁至少骗取了五六家房地产开发商2个多亿的旧改诚意金。而回溯到更远,约从2005年开始,他就以田心公司的名义收取旧改诚意金。算下来总金额超过4亿元。

    梁泽宁的诱饵是田心村旧改项目。2011年本地媒体在一篇专题报道中记录了罗湖多个村集体股份公司通过旧改实现发展跃进的报道,不仅让本地居民获得大量回迁房,村集体股份公司亦同样获得大量的高端物业。

    田心村并不属于成功案例,该村在1997年到2003年左右,只与地产商开发了4个不大的楼盘。而在该篇报道中,梁泽宁则是作为有强烈改造意愿的代表出现,其称,“加快实施城中村改造升级是我们公司当前和今后发展进步的主攻方向”。

    从2005年开始,梁一直在村内动员、组织和宣传进行城中村旧改。股份公司还曾将自有物业抵押获得数千万元银行贷款资金,据称是通过某开发商进行旧改运作。

    田心旧改被列入2010年深圳市城市更新单元年度实施计划。2012年4月20日,深圳市规土委终于做出了关于罗湖区田心村改造专项规划的批复,批复显示田心公司申报的改造计划获得深圳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建筑与环境艺术委员会2012年第一次会议审议并获原则通过。

    从批复的用地指标来看,项目用地面积为7 .3万多平方米,开发建设用地面积为5 .9万多平方米,计容积率面积53万多平方米。即综合容积率为9.0。

    按照批复,这一项目按照四期来进行批复。而如果旧改完毕,田心村将由如今的农民房聚集,变身为商住一体的现代城市综合体。

    批复还只是第一步,后续还将涉及到复杂繁琐的手续,正常实施中还将面临拆迁谈判等诸多问题,田心村旧改也迟迟没有动静。但是村民告诉南都记者,2014年下半年,旧改的动作突然加速了。

    “梁泽宁组织我们去了至少七家开发商开发的楼盘参观。”有村民回忆说,村民统一乘坐大巴,前往多个地产商楼盘参观,包括一些较为知名的大地产商。

    现在村民认为,梁泽宁实施的正是两头骗,一方面骗村民旧改要启动,另一方面则是骗开发商田心村会选择与其合作。

    账外有账诚意金转移到洗钱账户上表面上钱被打入到田心公司的公司账户。“其实是账外账,村里都不知道。”有村民称,梁泽宁通过司机、财务人员、其他人员长期掌控着村里的公章等。

    为了获得项目,数家开发商支付了从2000万元到4000万元不等的诚意金。上市公司金地集团亦有卷入其中。

    公开信息显示,金地集团在2015年7月1日曾发布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称通过了《关于通过增资扩股方式获取深圳某城中村项目的议案》。

    公告显示,金地集团董事会同意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深圳市广万房地产有限公司85%的股权,从而获得深圳某城中村项目85%的权益。公告未载明项目名称,但是从项目各项指标来看,与田心村旧改项目批文的指标极为吻合。

    广万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按照计划,在深圳市广万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全部地块土地合同后,金地集团与广万公司共同增资,金地集团增资4 .25亿元,广万增资6500万元。最终金地集团要逐步取得田心旧改项目的开发权益。

    深圳市广万房地产公司所谓持有的田心旧改项目,同样正是在向田心公司缴纳数千万诚意金之后获得。而实际上在梁泽宁控制下,田心公司与数家房地产公司均签署了相关合作开发的协议。

    来自十多家地产商的数亿元诚意金,表面上被打入到田心公司的公司账户。“其实是账外账,村里都不知道。”有村民称,梁泽宁通过司机、财务人员、其他人员长期掌控着村里的公章等,直到案发后,全体村民才知道账户的存在。

    梁泽宁潜逃之前,最后一名开发商转入的诚意金达到4000万元。“很仓促,没有签署合同,也没有出具收条。”一名村民透露。

    罗湖笋岗街道办以及田心公司董事会曾向村民通报了此案调查的相关进展。村民告诉南都记者,罗湖警方追踪资金的去向,发现开发商的诚意金主要流向两家公司,一家名为泽凯置业,一家名为竣宏置业。

    公开的信息显示,泽凯置业注册于2006年,竣宏置业注册于2011年,两家公司位于同一位置,均在文锦北路一栋临街房屋的2楼。

    南都记者昨日探访该地,该栋三层小楼楼顶尚有竣宏置业字号,但2楼办公室内已经人去楼空,前台公司名称部分字样不见踪影,但是拼音显示正是竣宏置业。办公室内一片狼藉,灰尘满地。人员离去时显然行色匆匆,连门锁都未上。

    这两家公司注册时股权均在黄某与陈某名下。其中竣宏置业股权直到2015年7月才发生变更,此时距离梁泽宁逃跑仅有两个月左右。

    黄某经证实系梁泽宁的司机兼秘书,陈某则系梁泽宁的朋友。一份法院的公告还显示出,梁泽宁与陈某在2015年年底因为民间借贷纠纷被人诉上法庭,显示出两人关系密切。

    司机黄某事后向村民坦白称,他只是挂名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竣宏与泽凯公司实际由梁泽宁控制。

    开发商支付的诚意金经由田心公司账户,转入前述这两家公司,随后被以一次几百万的小额度,分数次转入到其他账户。这些账户多达200多个。“实际上就是洗钱的账户,经由地下钱庄,转移到了境外。”一名知情人透露说。

    田心困局只有旧改能救田心?一方面集体资产可能已经流失,另一方面受骗开发商正通过法律诉讼追讨诚意金。这些诚意金虽被梁泽宁卷走,但是以田心公司名义收取,田心公司有承担返还资金以及赔偿的风险。

    掌控田心公司长达20年,梁泽宁所涉及到的问题可能不仅是骗取诚意金。“早前卖地,还有与开发商合作建房等等这些收益去向都不明不白。”一名村民称,随着警方的调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问题浮出水面。

    一名村民介绍说,罗湖区审计局、财政局对田心公司完成了2015年年度审计报告。“街道办负责人告诉我们,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包括有账外账、账外资金、账外资产、账外经营。”一名知情的村民透露,如果审计历年来的账目,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对于田心村来说,则是内外交困。一方面集体资产可能已经流失,另一方面受骗开发商正通过法律诉讼追讨诚意金。这些诚意金虽被梁泽宁卷走,但是以田心公司名义收取,田心公司有承担返还资金以及赔偿的风险。

    公开的诉讼信息显示,梁泽宁出逃之后,有三家地产公司将田心公司诉上法庭,这包括深圳市金地源房地产有限公司、深圳市胜王置业有限公司,深圳市阳基房地产有限公司。

    罗湖区人民法院在2016年4月已经就胜王置业有限公司诉田心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一案做出裁定。

    胜王置业在诉状中称,2015年6月底,梁泽宁称田心村进行旧改,邀请胜王置业参与改造,同时要求支付诚意金,再签署相关合作协议。胜王置业在2015年7月2日、2015年8月13日分别向田心公司支付诚意金2000万元,共计4000万元。

    胜王置业诉称,支付4000万之后,田心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该公司已经无法联系到田心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泽宁。到起诉之日,三个月的时间里,田心公司未与胜王置业签署任何有关合作协议,也未进行任何磋商,严重违反了诚实守信原则。胜王置业要求田心公司双倍返还诚意金即8000万元。

    罗湖区人民法院裁定显示,该案审理过程中,被告田心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指出法定代表人梁泽宁涉嫌以开设田心公司账外账的形式,向包括原告胜王置业在内的多家房地产开发商骗取巨额订金、诚意金。罗湖公安分局已以梁泽宁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侦查并发出了逮捕证,目前该案仍在侦查中。法院认为本案审理必须以梁泽宁刑事犯罪一案的审理结果作为依据,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金地源公司诉田心公司一案同样也被裁定中止诉讼。而深圳市阳基房地产有限公司则是迟至今年5月才发起诉讼,目前仍显示处于审理状态。

    “梁泽宁逃跑之后,打回电话时曾说,只有旧改才能救田心村,并知会田心公司董事会班子某董事去找某发展商洽谈。”一名村民告诉南都记者,该发展商愿意承担4亿元债务,提出村民房屋赔偿比例按照1:1拆迁赔偿,田心公司集体物业按1:0 .9拆迁赔偿。

    这一方案尚未确定。“村民被蒙在鼓里十几年,董事会班子严重失职失责,这么多年来公司令股民损失这么多资产,目前又负债累累,应该要在彻底审计梁泽宁任期内所有账目之后,向全体村民交代公布,政府部门查清楚其他涉案人员责任,等股份公司新的领导班子上任,才能考虑进行旧改。”有的村民认为。

    观察

    别让问题村官跑了 要怎样加强监管?

    根据深圳市纪委的统计,2005年以来,深圳查处社区股份公司案件180余宗,其中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违纪违法案占比近一半,有的案件涉案人数多、金额大、情节恶劣,触目惊心。这其中,利用与开发商合作旧改之机大肆捞金者并不在少数。部分股份公司董事长赌博、包养情妇、损害股民利益事件也时有发生。

    但梁泽宁案仍引起震动。知情的村民称,其长期在境外赌博,有的时候一个月待在澳门的时间比待在内地的时间还长。虽然早有规定,村集体股份公司核心高管出入境证件要上缴,但规定形同虚设。“很多村民都与香港方面有比较密切的联系,有的孩子也在香港念书,上缴出入境证件执行得并不严格。”有知情人透露说,直到梁泽宁案发后,这一规定才被强力执行。

    另一方面,梁泽宁从1996年担任田心公司董事长,到2015年9月跑路,前后时间达20年。除此之外,股份公司董事会中还有其的亲属在任,这些均强化了其个人对董事会的控制,出现监管真空。这也是为什么梁泽宁能以公司名义,大举从开发商手中骗取资金,最终成功上演金蝉脱壳的把戏。

    目前此案尚在侦查之中。笋岗街道办称,针对田心公司党支部班子建设不完善,阵地作用弱化等情况,街道办已将田心股份公司党支部列为2016年软弱涣散党组织进行专项整改。

    而早前坪山新区则启动了全市首个区级集体经济综合管理系统。这一系统包括集体资产管理平台、集体资产交易平台、股份合作公司财务监管平台、出国(境)证照监管平台,试图加强对集体股份公司的管理。

    采写:南都记者 李亚坤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