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江豚科考今日起正式起航结果将于明年3月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1-10 21:35 | 来源:利川新闻网 | 浏览:123 次
  • 长江江豚科考今日起正式起航结果将于明年3月发布

    昨日,科考队员在科考船上进行技术训练。新京报记者 信娜 摄

      长江江豚科考今起正式起航  

      新京报讯 (记者信娜)3400公里,航行约40天,长江江豚科考将于今日抛锚起航。这是时隔五年后,第三次大规模长江江豚科考。昨日,现场指挥、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郝玉江介绍,此次科考将观测江豚种群数量变化、江豚的种群分布及栖息地变化。

      江豚数量6年间下降速率为13.7%

      今日,经过专业技术培训后,数十人将分别乘坐两艘科考船,航向长江,寻找一种名为江豚的长江豚类。在多数科考队员眼中,江豚看起来圆滚滚,并总是保持微笑。

      这种被称为“水中精灵”的长江江豚已在地球生活约2500万年,仅在长江流域发现,是中国特有物种。根据第二次科考结果,目前,种群数量仅为1000多头。其中,长江干流的江豚数量仅有505头左右。这与2006年第一次科考结果相差颇多。郝玉江用“惊人”来形容这样的下降率,“6年间的下降速率为13.7%”。

      “水中精灵”变成了“水下大熊猫”。此次科考的“重头戏”就是调查5年间长江江豚数量变化及分布。郝玉江说,科考还会调查长江江豚栖息地环境质量,并对包括岸带环境以及水下噪声等环境因素进行调查。根据种群考察及环境评估结果,为制定保护措施提供更为直接的数据支持。

      考察结果将于明年3月发布

      3400公里,约40天后,长江科考计划于12月20日结束。随后,还将考察鄱阳湖及洞庭湖江豚生存现状。郝玉江说,具体考察结果将于明年3月发布。

      科考中,两艘科考船从武汉起航,途经武汉-宜昌-武汉-上海-武汉,涵盖宜昌到上海长江中下游干流,洞庭湖、鄱阳湖以及主要的江河支流。

      如何进行考察?郝玉江解释,科考方式参考了2006年和2012年的考察方案,将目视观察,并结合船尾拖拽的被动声学考察设备,间隔50公里采集水样、底泥、水下噪声等。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将利用无人机遥感镜头监测江豚栖息地环境。

      【焦点1】

      时隔5年为何再次启动科考?

      将观测江豚种群数量变动及分布情况

      5年后,长江江豚科考再次起航,不免让人心生期待,江豚种群数量将如何变化?对此,郝玉江认为,估计江豚的种群数量仍在下降,速度可能会放缓,具体数字还要等考察结束。

      为何时隔五年重启大规模江豚科考?郝玉江解释,根据种群下降速率,每5到6年进行一次考察,能够较为准确反映出江豚种群的自然变化。

      相隔5年后,通过考察,将观测到江豚种群数量的变动情况。此外,郝玉江补充,还会关注江豚的种群分布情况。根据2006年及2012年考察结果,江豚的种群发布区发生些许变化,甚至出现了空白区,也就是没有江豚分布的区域。其中,2006年发现1个,2012年变成了3个。

      同时,还可更全面了解江豚栖息地状况。郝玉江介绍,目前,对江豚面临的主要威胁已经有一定认识,比如水污染、食物短缺等。这一次,还会更全面进行了解,包括水质、底泥环境等。

    武汉江豚馆内的长江江豚。 王金淼 摄

      【焦点2】

      “目视观察”是否科学?

      每艘科考船配7名“目视观察员”轮班

      是否能准确观测到江豚,成为此次科考的基础。在两艘科考船上,分别有7人被称为“目视观察员”。他们将通过望远镜观测水面是否出现江豚。郝玉江解释,江豚一定会出水呼吸,一分钟出来两次,每次露出水面仅持续2-3秒。

      因此,目视员只是看到江豚出水的一刻。郝玉江说,通过这样的目击率,再经过一系列计算,从而估算出种群数量。他解释,这种方式会存在误差,但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相对科学和准确的方式。

      为了尽可能减少人为误差,此次科考也作出调整。郝玉江介绍,一方面采取了轮班制,每半个小时会进行调整,防止人眼疲劳,产生错觉。同时,此次也引入无人机遥感镜头进行监测。“无人机对于人眼观察是一种矫正,可以进一步判断是否准确”,郝玉江说。

      【焦点3】

      长江豚类保护现状如何?

      江豚种群数量“断崖”式下降,江豚保护逐渐“加码”

      这并不是针对长江江豚的第一次大规模科考。2006年第一次科考中,江豚种群数量为1200头,经过估算,相当于上世纪90年代初种群数量的一半。2012年第二次科考后,这一数字变成了1045头,长江干流仅为505头。

      江豚种群数量“断崖”式下降,江豚的保护也逐渐“加码”。郝玉江举例,包括升级江豚保护级别,建立江豚保护区等,这些方式都带来积极改变。

      据了解,五年间,何王庙(集成垸)长江故道等江豚保护区相继成立。2017年,4头江豚迁入何王庙保护区。截至今年4月,该保护区内江豚共12头。

      这是今年启动的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迁地保护项目的一部分。根据计划,将从鄱阳湖水域挑选8头性别、年龄、亲缘关系等均合适的江豚,运输、释放到湖北监利何王庙/湖南华容集成垸保护区及湖北石首天鹅洲保护区,从而补充上述保护区长江江豚的自然种群数量和结构,促进迁地种群发展。

      这样的保护力度也许可以让白?豚的“悲剧”不再重演。第一次科考中,考察队并未发现白?豚的踪影,通报称白?豚“功能性灭绝”。此后10余年,再无公开发现白?豚资料。此次科学考察技术专家组组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王丁说,从感情上来说,我们并不愿宣布白?豚“野外灭绝”。

      这一次科考中,科考队员也将重点寻找白?豚的踪影。记者在科考技术手册中发现了一项名为“发现白?豚预案”的内容,其中写道,“无论哪一艘考察船,如果发现白?豚,考察立即终止。首先获得照相识别的图像信息,并立即通知另一艘考察船等”。郝玉江说,看到白?豚,会立即停下来,开始观测。

  • 相关内容